水曜日, 6月 27, 2012

給盜取了我計算機(CASIO JS-120)的賊仔:



我能想像,一開始,你也許只是出於無心。也許那日,你急要運算某些複雜項目;而你往常的計算工具卻不翼而飛。是被似小山丘般的文件堆給淹沒了?是昨晚拿了回家後忘了帶回公司?是坐隔壁的James給你開的低級玩笑?你沒有時間去抽絲剝繭分析所有無聊綫索。你只知道,務必立刻把事頭婆的報價完成,否則休想用餘下時間上高登繼續追post。此刻你的自然反射讓你的目光四處搜索,沒有找上你的計算機,卻看到某個空位的桌上的另一部計算機,它孤身隻影楚楚可憐。懶理它的身上畫了一隻小雞作記認;你隨手拾起,拿回座位,純熟地把數字加加減減。

把報價神速寄出後,你的女友Janet給你短訊說今晚她的家人會上大陸探親數天。並說希望你能準時下班前往她家,因她為你準備了你最喜愛吃的糖醋排骨。你心花怒放,下午六時報時信號一響,你衝出公司大門,大唱了一句,「今晚扑野夜唔夜~」你卻忘了,把計算機放回原位。你的腦裏,只有Janet的黑絲和她答應你的校服角色扮演之夜。

翻雲覆雨後的工作天,你繼續在工作間忙碌;繼續運用那不屬於你的計算機。它的主人,時常外出工作。一去便是數星期,給了你們很多獨處的時間。慢慢地,你愛上了它;大小適中的外形,猛烈計算中也能保持四平八穩的沉實,數字按鈕恰到好處的硬度,和那特別唯一加大碼的「+」號。同日,James把你原來的計算機還了給你,說他那日借了卻忘了還。但你不為所動,因你的眼内,除了它,其他計算機根本和那些沒有内涵的港女一樣。如是者一個禮拜後,你發覺你已不能自拔;甚至萌生把它據爲己有的念頭。在它主人回港的兩天前,你把他偷偷的放入皮包内。

這天,換Janet來到你家。她發現了你電腦桌上的這個計算機。她拿起,熊抱著正在打Diablo3的你,問你誰畫了這可愛的小雞在這個計算機上。你沉默。她又問,如果要計數,用iphone不就行了嗎?你心想,這無知的港女懂什麼?不勝其煩,你把Janet推開。然後冷冷的說,今晚有點累。你送了Janet上的士後,獨自躺在床上的你被你僅有的良知狠狠審判。你自責,也許那日,與Casio JS-120的相遇,是一場美麗的誤會。你擁有了它。但它卻永遠不屬於你。我明白我也有責任,因我當日沒有好好保管它。此刻我只希望,你們會過得幸福快樂。


Casio JS-120的主人,保密員工編號053上

1 層三文治★:

Kay さんのコメント...

UH HUH